【觀點】是時候反思廢品回收了
發布時間:2016-11-23 15:20:05

批評回收吧,在環保主義者看來你與原始森林中揮舞電鋸之人無異。但如果真的分析了最新的環境成本與效益,以及不能忽視的市場現實,即使是回收最堅定的支持者也可能會對當下的體制產生質疑。

沒人說使用舊事物造出新事物完全是錯的,但我們的共識是,當下的回收體制的平衡對經濟和環境都不好。

地方政府與往往廢品回收有著密切關系。但只有大宗商品價格較高時,回收利用才能給地方財政貢獻收入。這種模式存在明顯的風險。巴克內爾大學經濟學家Thomas Kinnaman表示,回收材料所需的能源、勞動和設備大致是直接填埋這些垃圾所需的兩倍。

現在這樣的平衡進一步被大宗商品市場的不穩定而打亂。再生塑料的價格已急劇下降,一些近年來在出售回收塑料的政府可能得在回收上貼錢,因而在重新思考相關政策。這樣做是出于經濟原因,而不是為了達到環保與廢品管理的目標。

何況在某些情況下,廢品回收對環境并沒什么好處。

經濟學家、環保主義者和設計界人士認為,在設計和材料處理方面多動腦筋,并把責任從地方政府轉移到產品制造商手中才是真正的解決方案。

這個物質的世界

大多數人處置廢鋁、紙、塑料和玻璃的方式都很簡單——扔進回收箱就完事了。但這些可回收材料怎么可能生而平等?每種材料都有的特殊價值,取決于原始資源稀有程度和再生材料在大宗商品市場上的價位。回收利用過程的每個也需要不同數量的水和能源,帶有獨自 (甚至是夸張) 的碳足跡。

這么一來,從經濟和環境角度看,有些材料會應該被回收,有些則應被放棄。

Kinnaman最近的一項研究支持了這種說法。以日本為研究對象——該國公開了所有當地回收費用的數據——他對每種材料的回收花費,能源消耗和排放,以及各種收益(包括道德高尚感和社會影響)進行了研究。得出的結論是:對大多數國家來說,貨物的最優循環利用率為10%。

這不是隨便的一個10%。Kinnaman點出,要用最少成本換來最大的利益,有的材料應被大量回收,有的則根本不應被回收。他在The Conversation上的一篇后續中寫道,“10%中主要包含鋁在內的金屬和富含纖維的紙。這些材料的最優循環利用率可能接近 100%,而塑料和玻璃的可能為零。”

Kinnaman的斷言是基于這些材料的回收來源與成本,和原始材料供應量與成本之間的比較。他也迎來了質疑。尤其他認為生產全新塑料只會給環境帶來“極小”的影響,忽略了這些污染將在自然界永久存在。但Kinnaman的重點——我們需要在回收上挑三揀四——得到了環保人士和廢物管理專家的一致好評。

大宗商品帶來的挑戰世界

我們可能還需要切斷廢品回收與大宗商品市場的關系。當今塑料的行情就是一個極好的例子。在美國東部,PET再生料的價格從2014年的每磅20美分下跌到了每磅10美分,HDPE再生料的價格從每磅40美分跌到了每磅30美分。這是多因素共同影響的結果:石油價格已經從2008年時的每桶120美元跌至35美元;中國廢品回收市場的年增速從兩位數的降到了2015年的7%;以及美元的堅挺使得美國的再生料比歐洲或加拿大的更為昂貴。

貿易刊物Resource Recycling的資深編輯、在回收行業工作了46年的Jerry Powell說。“價格的下跌時,許多城市的財政已經開始收緊。于是大家開始對回收產生了懷疑。在但三年前,當我們有著創紀錄的高價時,他們正在進行擴張。”

Powell補充說,技術的進步也在改變著什么會被回收。再生塑料在15年前只被用于制作地毯,但現在已被放回飲料瓶中。當消費者意識到可以允許這樣的轉變后,他們也變得希望再生材料的到來。

不回收,那干嘛?

解決當下回收面臨的難題的“閉環”思想往往集中于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EPR)。理想情況下,EPR中有關包裝的法律要求制造商收回包裝中帶有的塑料、紙板和泡沫并再次用做包裝。只要能確保他們的take-back和回收計劃的到位,公司可以設立他們想要的任何回收系統——上門回收后請回收機構處理材料,或讓人把廢舊送回工廠后自己回收。

EPR不僅地方政府擺脫了回收補助所需的花費,同時有效地把再生材料從大宗商品市場中拆出:商家可以像往常一樣出售回收來的材料,也能在大宗商品市場崩盤時將這些原料做為己用。

目前幾個歐洲國家——包括比利時、德國、英國和愛爾蘭——以及澳大利亞、日本、加拿大的一些省有EPR的法規。其中德國關于包裝的EPR 法規頒布最早(1991年)也最能讓我們看清這些法規對廢舊物資管理的影響。根據經合組織(OECD)對該國的EPR系統進行的深度研究,受益于相關法規,用于包裝的材料生產量僅在1992年至1998年就減少了100萬噸,人均減幅達到了15千克。

報告還指出:“設計上作出了顯著改變,以減少包裝上所用材料的量。為了減少容器的體積,容器的形狀和尺寸被修改,并運用了薄膜和薄壁。”

塑料市場也出現了總體上的轉變,包裝中所用塑料的比例從40%降至27%。德國是歐盟中回收最多的國家之一,有62%的包裝材料被回收。世界各國的地方政府也在推進各自的EPR法規。

代理美國EPR法規制定的非營利組織UPSTREAM執行理事Matt Princdiville表示,EPR的目標是平衡所有利益攸關者,從企業到回收機構再到公民在內的需要。如果能正確地實施,這個基于市場的系統會造福而不是壓迫那些公司。

燒掉不錯,但有更好的選擇

根據非營利組織As You Sow在2012年的一份報告,每年有價值114億美元的PET、鋁和其它包裝材料被送入垃圾填埋場。另一份由世界經濟論壇和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在今年發表的報告則指出,發現每年價值800至1200億美元的塑料包裝材料中的95%都在市場活動中浪費掉了。

Kinnaman提醒我們,雖然填埋這些材料花費比我們原先預計的要少,但被填埋后這些材料就真的成為了廢物。另外,這些塑料包裝給公司帶來了包括聲譽和監管風險在內的,被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保守估價為400億美金的負面影響。

新聞報道也與MacArthur Foundation的報告觀點一致:“基于目前遇見的消費增長,若不出意外,2050年海洋中的塑料(在重量上)將比魚更多。整個塑料行業還將消耗石油總產量的20%,以及15%的年度碳預算。”

這正是為什么一些國家——如瑞典——把目光放回了垃圾焚燒。現代科技已經減少了焚燒產生的排放。瑞典現在的32個生活垃圾焚燒廠已經在為81萬戶家庭供暖和為25萬間住宅供電。

美國塑料行業也在推進類似的廢品處理策略,特別對無法用現有的回收作業處置的最新更輕薄的塑料。但有人指出,燃燒塑料仍會釋放出有毒的化學物質。因此Prindiville 表示,他希望看到美國像許多歐洲國家那樣向循環經濟的方向上走去:“有遠見的CEO們已經在仔細鉆研,思考這些材料的作用什么?包裝的作用是什么?以及如何確保'從搖籃到搖籃'的循環而不是資源的浪費?”

搖籃到搖籃產品創新研究所(C2CPII)創始人Bridgett Luther認為,立法可能有幫助,但只有讓企業真正看到這些材料具有的價值,改變才會發生。沒有監管時,出于市場和創新的力量,一些公司已經創建了他們自己take-back回收項目。以美國地毯行業為例,Shaw Floors和Interface等公司常常回收自家的舊地毯來造出新地毯。飲料行業中的可口可樂曾承諾,2015年時自己的塑料瓶中將含有25%的再生塑料,但迫于成本和供應短缺不得不調低了目標。沃爾瑪也差不多,目前仍在為達到其2020年時在包裝上使用 1百萬噸再生塑料的目標而發愁。

“再生材料好得跟新的一樣。”Luther坦言,“如果行業團體聚在一起說'我們要辦自己回收項目',那大量有意思的創新會迅速到來。”

Prindiville,Luther和MacArthur Foundation都認為,最極致的解決辦法是改進產品設計和包裝以及計劃好產品最后的下場,從源頭完全避免廢物的產生。“你可以從早管到晚,”Luther說,“但引導更容易,也更有意義。”

 

來源:煎蛋網

廣州綠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電話:020-83360189
郵箱:sinolvc-service@sinolvc.com
Copyright? 2015-2020 廣州綠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Reserved. 備案號: 粵ICP備19105309號-2
竞博官网登录